七麦数据专栏

微脸被骂、立知下架,产品复刻有风险,这些 App 却活的好好的

2018年11月22日 | 独家分析 | 阅读(19439)

就在人人网以 6000 万美元高价卖身之际,一个复刻人人网的“微脸”出现了,上线第一天迅速登上 App Store 社交榜第 38 名。

 

 

功能上与人人网、Facebook 并无二异,微脸宣称主打用户真实信息的移动社交。App 产品描述为“真实完整的个人信息,方便认识好友的好友”。


 (职业、学校、所在地等比较重要的信息展示在上面)

 

媒体的报道让其在社交网络上快速打开知名度,然而产品风评似乎有点跑偏。评论区上不太友好的留言,可以看出用户的不满。

 

 

产品复刻有利有弊,有利在于能迅速打开知名度,无需耗时耗力耗金钱,大力宣传。弊就在于很容易引起用户反感,冠以抄袭的标签。

 

而在这些大众熟知的复刻 App 中,成功失败的案例皆有。

 

1.冲顶大会

 

HQ Trivia 是一款小知识互动游戏,由短视频社交鼻祖 Vine 的联合创始人共同开发。

 

2017 年圣诞假期中,该应用的下载量飙升,在 App Store 上的下载量已经突破 100 万次 。HQ Trivia 直播游戏环节目前一般会有数十万玩家参与。

 

(上图为 HQ,下图为冲顶大会)

 

2018 年元旦,王思聪发布一条撒币答题的微博,打响了直播答题的第一枪,这把枪就是冲顶大会。

 

从上图两款产品的主色系来看,就是及其相似的。产品功能、逻辑上也相差无几。然而在答题赢钱的诱惑下,没有人批判这款 App 是否抄袭。

 

上线半月,名次一度冲上总榜(免费)第 4 名。越来越多的用户涌入到答题的阵营,越来越多的复刻 App 上线,第一、二、三梯队形成。奖金池高达几百万,在线答题人数最多达 500万+。

 

在答题热持续了一两个月之后,因平台内容审核问题,遭受国家管制,因而走向滑铁卢。

 

2.AcFun、哔哩哔哩

 

2006 年,日本上线了一个弹幕网站—Niconico 动画,Niconico 提供了会员服务,通过付费可以观看特定的动画视频及一些其它会员特权,还能通过发弹幕及时表达自己观看感受。

 


二次元文化盛行的日本,为 Niconico 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截止到 2016 年 2 月,其付费会员为 252 万,总注册用户数 6210 万。


一年后,模仿 Niconico 的 AcFun 出现了,做出了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在此之前, AcFun 只是一个动画连载的网站。客观一点的说,这只是功能上的借鉴。


复刻的较为厉害的要属  bilibili,于 2009 年 6 月创建,年轻人称其为 B 站。

 

(B站上满屏红红绿绿的弹幕)

 

动画、番剧、国创、音乐、游戏等等不同的分区,开设直播、游戏中心、周边等业务板块,用户年龄层打破界限,众多二次元、游戏 up 主聚集于此,B 站成为了后起之秀。

 

(两者排名相差甚远) 


财务数据一直不容乐观的 AcFun 在今年 2 月走向凉凉,网站关闭。

 

娱乐大众的,更具娱乐性的产品,大众对其是否抄袭的容忍度更高。

 

3.知乎

 

一直被网友称呼为美版知乎的 Quora,于 2009 年 6 月创办。作为问答 SNS 网站, Quora 一开始便采用邀请制,吸引了很多明星和智慧人士参与问答。

 

 

2017 年 4 月,Quora 宣布 D 轮融资,规模 8500 万美元,目前月用户量已经达到 1.9 亿,和一年前的 1 亿相比,增长幅度很大。

 

有趣的是,网友虽称呼 Quora 为美版知乎,而知乎很早就公开表示自己是模仿的 Quora,与 Quora 红色的基调不同,知乎为蓝色。

 

 

2010 年 12 年,知乎网站开放,2011 年 9 月,知乎 App 上线了。七年时间,如今知乎已宣布完成 D 轮一亿美元的融资。

 

知乎已牢牢占据着国内问答网站老大哥的地位。

 

4.立知

 

同样是复刻产品,网友对于复刻的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更加在乎。

 

还记得今年 2 月,腾讯推出的一款资讯 App 立知,上线不足 12 小时,就顶着抄袭“即刻”的骂名,下线了。

 

(立知发布限量内测的微博)

 

被网友骂下线或许有点夸张,这其中牵扯到的是国内几家互联网公司的互相竞争。

 

看到和自己这么像的产品上线了,还是腾讯这类大厂的,“即刻”当然坐不住。

 

其首席运营官林航在即刻 App 发文并晒出截图,实则暗指腾讯借合作的名义偷偷内测复刻版,做法不仁。

 

 

在舆论的压力下,腾讯方面直接表示,因立知 App 的功能引起较大争议,暂停内测,下架整改。

 

5.趣头条

 

在写趣头条的时候,有人用到这是一个后生可畏的时代。

 

的确,如今新闻咨询界有着腾讯新闻、新浪新闻、今日头条等等几座大山,后生想要翻越可谓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然而,“趣头条”却在不知不觉间如雨后春算般,冒出了头还强大了起来。


(近三个月,趣头条与今日头条在 App Store 里的排名)

 

近三个月,在 App Store 新闻榜(免费),趣头条排名不断逼近今日头条,甚至出现反超。

 

 

从布局、版块上来看,甚至是文章的标题模式,趣头条与今日头条真的十分相似。

 

色调的反差对比,是这些复刻 App 或竞品间的一贯做法,直观上凸显产品差异。

 

而趣头条能够突出重围,靠的是瞄准市场,用户下沉。还有就是他的内部机制,现今红包的激励。

 

 

以金钱补贴流量,裂变获客,将内容分发到极致。据悉,趣头条目前不断在完善内容生态,比如准备要做小游戏、小说、漫画等轻娱乐内容等,内容生态不断完善,同时也能增加自己变现的渠道。

 

写在最后

 

总之,产品复刻有利有弊,在不上升到道德层面的情况下,复刻 App 能减少宣传的成本,快速打开知名度,节约团队的研发、运营成本。

 

根据上述这些产品的表现,虽然很多在初期能取得很好的成绩,但是如果后期没有创新、对平台监管不力,变现遇上难题,都可能让产品走向灭亡。

 

在不同类型的产品上,用户对其容忍度也是不一样的。具有娱乐性的产品,比如游戏等,复刻也更容易被人所接受,用户只在乎游戏体验程度,至于到底是谁先出,并无多大影响。

 

其次,对于复刻国外的产品,大众的接受程度也较高。当然如果产品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体验差,形成对比,只会被喷的更激烈。


本文由七麦研究院专栏作者【元小发】原创,转载需联系七麦研究院获取授权,七麦研究院有权向非授权转载追究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