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麦数据专栏

乘“网剧”之风,“文学产业”再转型

2018年08月15日 | 业内资讯 | 阅读(23726)

你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书了?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人们的空余时间被大量分割,各种新式娱乐活动、 娱乐 App 使得碎片化时间剧增。与之而来的,是人们对于“阅读”的进一步缺失。


今年四月,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7 年我国成年国民的人均纸质阅读量为 4.66 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 3.21 本。



数据相比 2016 年略微增长,但是相比美国、日本等国动辄两位数的人均阅读量,这点阅读量就完全不够看。


一场不被看好的“并购”


8 月 13 日晚,腾讯系的“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高于 155 亿元并购“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前身是“腾讯文学”,在 2015 年收购“盛大文学”后,合并成立“阅文集团”,著名的“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等都隶属它的门下。


当然最为人熟知的,还是它管理运营的【QQ阅读】、【起点读书】等移动阅读应用。



“新丽传媒”同样不简单,《余罪》《夏洛特烦恼》等影视剧均有它们的投资制作。


这本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消息传出后,“阅文集团”的股价暴跌 17.02%,市值当日蒸发 90 亿!这背后反映出来的,是投资者和市场对于“文学产业”的看衰。


生不逢时的“文学产业”


中国的“文学产业”,或者说“网络文学”萌芽很早,但是最为兴盛的时期,应该当要从 2002 年前后开始算起,之后的十年,都是属于“网文”的时代。


那是美好的十年,那时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短视频、没有直播、网络社交仅限于“QQ”和各种论坛博客。


那是兴盛的十年,各种小说网站纷纷出现;经典小说层出不穷。


那也是混乱的十年,版权缺失、盗版横行、平台之间恶性竞争;暴力、猎奇、色情等元素充斥着小说。


俗话说:“乱世出枭雄”,那是“文学产业”最有可能发展壮大的时期,但是为什么又说它是“生不逢时”的呢?


第一: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变革,也分走了流量


智能手机的出现,拉开了移动互联网的巨幕。相关从业者纷纷看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文学产业”,毕竟便携化、智能化这些优势,都能让这个行业更进一步。


可惜事与愿违,移动互联网让更急需便携化、智能化的“社交领域”、“视频领域”走到了历史的聚光灯下。


社交类应用、视频类应用、甚至手机游戏,都极大的拓宽了网民的娱乐需求,过去人们依靠看书打发时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文学产业”虽稳步增长,但再也没有能够重现昔日的荣光。


App Store 上搜索关键词“读书”,依旧能搜索到 1500 多个应用,但除开那些“不相关的”、“听书”类型的 App,传统阅读类 App,排名最高的,不过总榜(免费)150 名左右。



与之相对应的,是近两年火热的“短视频”应用,两者之间显示出极大的落差,强如“腾讯”、“百度”等大厂出品的阅读应用,也无法和各种“短视频”应用正面抗衡。



第二:“付费时代”来临较晚,错过了最佳变现时期


“文学产业”美好的十年,也恰好是国内网民对“文化付费”、“知识付费”等概念最为缺失的十年,那时网民看电影喜欢找不要钱的,看电子书也多是下载不用花钱的盗版。


各大小说门户网站的最大收入来源也并不是“文化付费”,而是通过各种广告进行流量变现。


而当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支付变得更加方便快捷,网民对于“知识付费”等概念也逐渐接受时,“文学产业”又已经走过了最辉煌的时期。


现在,愿意为喜欢的电影、歌曲付费的人,远比愿意为喜欢的书籍付费的多。


转型在即,一分为二的“文学产业”


不过,虽然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时期,但是“文学产业”有两个非常漂亮的转型。


转型一:跨领域发展,ip 移植成新潮


“文学产业”深厚的底蕴,以及那些历经市场考验的文学作品,成为了进行 ip 移植再创作的最好选择。《甄嬛传》《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经典小说均被改变成电视剧、电影、游戏等,市场反响热烈。


【爱奇艺】这段时间凭借着热播剧“延禧攻略”,登上 App Store 总榜(免费)第一,而“延禧攻略”的编剧,正是有着丰富“小说”创作经验的“于正”。



而在腾讯的“泛娱乐”计划版图中,原本“文学”是最不起眼的板块,但是现在看来,反而是“文学”在不断的为其它三个板块输送“弹药”。



开头说到“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一事,就是基于“文学 ip”改编影视剧的理念,根据“阅文集团”日前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整个上半年,“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去年增涨 103.6%,但是仍然只能占总营收的 13.9%。


看到了 ip 移植带来的巨大营收潜力,这也是“阅文集团”为何如此不惜代价的要并购“新丽传媒”的重要原因。


除开文学作品 ip,在十多年的发展中,许多知名的作者,本身就成为了一种“ip 象征”。


而当年曾经看“网文”的少男少女们,也已经长大成为有经济能力的青年人,对于曾经的作品和作者的感情,致使他们的付费欲望大大高于普通人,换句话说,他们是一群有经济实力的“高级粉丝”。


如果能够满足他们对于文学 ip 移植的需求,那么带来的收益是非常可观的,这也是为什么近两年众多公司对于经典“老 ip”如此看重的原因。


虽然市场并不看好“文学”能够长时间扛起 ip 移植的大旗。但是“文学产业”发展多年积攒下的底蕴,合理的利用好,还是拥有非常可观的发展、变现前景。


转型二:形式变化,契合时代最重要


“文学产业”的另一种转型,就是以“知识付费”、“听书”等理念转型的新时代产品。


既然这个时代人们不再愿意静下心来看书,但又拥有许多碎片化的时间,那就让“看书”变“听书”,所以我们看到了【喜马拉雅FM】、【懒人听书】等产品出现。


因为非常符合现代人的使用习惯,这类产品也受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追捧。


【喜马拉雅FM】位于 App Store 总榜(免费)64 位,图书榜(免费)第二,排名远比一些传统的阅读 App 高。



而以【得到】为首的一些应用,不仅增加了“听书”的功能,还利用了当下人们对于“知识焦虑”的特征,主打“知识付费”领域,在获取用户流量后,反过来出版相应书籍进行变现,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听书”+“知识付费”,成为了“文学产业”转型的第二种方向。


【喜马拉雅FM】以“”为起始,从展现形式上进行转型,而【得到】以“书”为结尾,利用书进行一部分变现。


在两种转型的带动下,“文学产业”总算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但是未来“文学产业”依旧面临着“产能减少”、“曝光不够”、“流量缺失”等问题,如何解决文学产业“只出不进”的局面,依旧是相关从业者需要去深思的问题。


结语


强如“网文”辉煌了十年,日渐式微也仅仅五年不到。而“文学产业”的两种成功转型,背后无一不是努力的贴合时代特征的结果。


在高速发展的时代下,“风口”变化的越来越快,未来几乎所有产品都面临着转型,对于开发者来说,更要时刻保持着对于市场、大环境的关注,过去的辉煌并不代表现在,现在的不景气也不代表将来,让自家产品拥有更符合用户需求,更贴合时代大环境的特质,才是未来成功的保证。


- end -


本文由七麦研究院专栏作者【黑桃明】原创,转载需联系七麦研究院获取授权,七麦研究院有权向非授权转载追究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