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麦数据专栏

清明节特辑 | 给那些“凉凉”的互联网产品上一柱香

2018年04月08日 | 技术干货 | 阅读(16358)

4 月 5 日,清明节:祭祖,扫墓。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节日,你是否愿意花上 5 分钟给这些“凉凉”的互联网产品上一炷香?



一、人人

人人网可能是一众互联网行业中,最早被人提到“凉凉”的,只不过那时候人们还习惯用“挂了、失败”等形容词。


人生是不进则退,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是不进则死。人人网还没明白这个道理,就已经死透了。从曾经的 90 亿美元市值,到现在的不足 10 亿。人人网,没有败给对手,却败给了自己。


最早的人人网还叫“校内网”,做的是校园社交,那时候还没有微博、微信,QQ 空间里充斥着非主流的假名字和无病呻吟的辞藻。中国的大学生们急需的一个真实的网站,真实的姓名、真实的照片、真实的过去、真实的现状。于是,校内网诞生了。


那时候的校内网,被誉为是中国的 Facebook,校内网拥有全中国最优质的学生资源,要是放到现在,100 家公司会有 99 家知道该怎样做大它,但是从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的那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知乎上有个段子说得好:

“事实证明,一个成熟的企业不应该随便改名,就像阿里巴巴不能改名叫阿里麻麻,QQ不能改名叫GG,“非死不可”也不能改名叫“活不下去”。

改名人人网后,人人活活的把一个社交平台做成了门户网站。校内八俗充充斥着网页的版面:“生活常识化妆技,十二星座小秘密。不看后悔成功录,论文大全雅思题。恋爱金句传送门,男默女泪蛋疼文,不顶不是中国人。”之后人人网做金融、做婚恋、做招聘,做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事。把自己搞成了四不像,失败也就是预料之中的事。年前还计划玩一玩区块链,想割一波韭菜翻身,只可惜不到一周就被约谈,最终项目以失败告终。

二、乐视

如果乐视还能健康的活到现在,那么我丝毫不怀疑,贾老板会陆续推出“乐视币、乐视直播”等产品。


截止到目前,你就算是个不了解乐视的人,都能说出一大堆乐视“冠名”的产品:乐视视频、乐视影业、乐视电视、乐视汽车、乐视手机······


投身如此众多的领域,但是乐视根本就没有做好上阵搏杀的准备,如果说乐视视频和乐视体育还能算是同一生态系统的产品的话,那么乐视手机和乐视汽车,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乐视手机亏了几十个亿,乐视汽车更是一个无底洞,烧了 100 多亿进去。仅仅这两个,就榨干了乐视的现金流,之前融资来的 150 亿,被消耗的所剩无几。当花了这么多钱,只弄出来一大堆试验阶段的产品的时候,贾老板这才意识到,自己除了会做 PPT,一无所知。


日前乐视在股票市场各种大起大落,上任董事长孙宏斌也坦言:投资乐视是失败的举措,目前乐视在股市已经成了一只妖股。机构持股总数的占比只剩下 3.92%。而在 2016 年年底,这个数值还是 17.4%。



前段时间,快播王欣出狱,针对当初乐视对于快播犯下的“滔天罪行”,网友甚至写段子调侃:


2018 年 2 月 7 日,王欣出狱。


2018 年 2 月 8 日,王欣抄底乐视网,大量买进后大量增持。


2018 年 3 月,王欣出任乐视网 CEO ,乐视网连续 16 个涨停。


 2018 年 4 月,乐视网更名为快播。


贾布斯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三、旅行青蛙


从一开始的突然走红,到后来的占领社交圈,再到现在的无人问津。旅行青蛙在短短的三个月内,走完了一个游戏的整个生命周期。 


今年最火的“旅行青蛙”(旅かえる)在 App Store 的榜单上经历了从低谷到天堂,再到地狱的过山车。而最近阿里宣布成功代理“旅行青蛙”的消息,又让这只小青蛙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旅行青蛙很难说到底是一款优秀还是失败的作品,它节奏缓慢,但却迅速走红。它手握流量,但却慢慢消散。它生于快节奏时代,虽然因为缓慢的乐趣而成功,但是也逃不过快时代的时间洪流。它以流星式的出现和结束,为我们带来了两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阿里的代理,真的能让这个 IP 起死回生么?在这个时代,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游戏?


四、AcFun

A站凉了么?看上去好像还没有,A站还有网站和 App 在运营,市值估价还有近 10 亿人民币。但是和已经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市值 32 亿美元的 B站相比,A站这个曾经的老大哥,的的确确快凉了。


纵观 A站的发展史,可以说 A站并没有像乐视那样横跨多个领域,犯很多战略层面的失误,但是运营层面上的失衡,是导致 A站没落的原因。


A站是典型的拿了一手好牌打烂了,曾经拥有最大二次元流量的它,在运营上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牌照缺失、社区混乱、没有版权、网站宕机······” A站好像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处理不完。

据统计,A站在 2017 年 1 月份的 DAU 是 1200 万,当时月平均 DAU 也有 800 万。但是截止 2017 年 12 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仅剩 170 万,而同期 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高达 4769 万,二者之间的差距有 28 倍之多。


而在 App Store 榜单上,从2017 年 4 月至今,将近一年的时间里,B站基本保持在前一百的位置;反观 A站,一路波动下滑,再无当年老大哥的气势。而且即便是 A粉们似乎也接受了 A站药丸的这一现状,更是令人唏嘘。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此文所记四位,气数虽已跌至谷底,很难再重回当年巅峰,但也都算得上曾有过瞩目的成绩。然而回顾当年的万众创新,口号喊过还不到四年,又有多少默默无名的产品死在浪潮之下?


今天清明,正好给那些先辈们上一炷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