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聊、哄睡、唱歌……不露脸直播火了!但要小心涉黄?

2020年03月27日 | 独家分析 | 阅读(27431) 收藏

3 月 6 日,抖音宣布开始在产品中内测语音直播功能,并在不久后将全面开放该功能,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将正式入局语音直播这一赛道。


而就在今年 1 月,上线于 2016 年的声音互动娱乐平台荔枝正式宣布 IPO,作为音频行业中的头部产品,语音直播也正是荔枝的主要功能之一,一时之间,语音直播备受关注。


直播火了,语音新形态应运而生


在目前音频市场的主流产品中,已经有喜马拉雅、蜻蜓、荔枝三大巨头存在,并占据了音频领域的绝大多数份额。此次抖音上线语音直播不管在未来是否能够对标喜马拉雅、荔枝等产品,但在现有的产品布局中也将有助于提升 App 目前的用户转化。


此次七麦研究院在 App Store 中调取关键词“语音直播”筛选出共计 41 款相关产品,而在这些产品中,有 20 款均是在 2019 年上线。可见,随着直播行业的火热,语音直播这一形态也得到了相同的爆发式增长。



而从产品下载量的方面来看,可以发现喜马拉雅的表现格外突出,在近一年的 App 预估下载量已破 2900w+,此外,上线于 2018 年以声音交友为核心功能的吱呀也表现出了不错的成绩,紧随音频行业三巨头其后。



不露脸或引更多用户,陪聊、哄睡成特色


以视频直播、短视频为行业元年的 2019 年,吸引了众多产品的入局,但随着同类产品渐多,流量抢夺也愈发激烈。


相比真人视频形态的直播方式,语音直播因为不需要露脸、不需要颜值,一定程度上则为用户降低了直播的门槛,这一优势也将会吸引更多的用户成为主播,而收听直播的用户也可以不再需要只停留在直播间内,在操作体验上将更加方便用户可以边听语音直播边做其他事。


虽然与视频直播相比,语音获取信息的效率并不高,但却在陪伴的功能上更有优势,此前荔枝、喜马拉雅等平台上就有众多晚间陪聊、哄睡等直播服务,这也是语音直播不同于音频行业内的有声书内容最大的区别,语音直播的内容形态会更注重产品的社交属性。



而近些年除了以语音直播为核心功能开发的 App 以外,也有不少如文初提到的抖音一样在 App 中增设语音直播功能的产品。


网易云音乐在去年 3 月更新的一次版本中,将直播的入口调整至了最明显的首页,而在该入口中,语音直播“听听”则排在了视频直播“看看”的前面,可见网易云音乐对语音直播的重视程度。


一向以原创、小众音乐为产品特色的网易云音乐,增设语音直播也能为音乐人与用户之间搭建一个沟通平台,同时,音乐加语音直播的模式,也为音乐人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激发用户的创作欲,从而为产品提供更多的变现方式。



监管下的声音 App,提高审核机制是关键


语音直播因其不需要露脸的模式,也使众多产品出现了鱼龙混杂的现象,在本次研究分析的 41 款产品中,就有 15 款产品遭遇过苹果的下架惩罚。其中,以游戏陪玩、语音聊天为核心功能的点点开黑在 2019 年甚至遭遇过 2 次下架的经历。



去年 6 月,国家网信办集中开展网络音频专项整治行动,喜马拉雅、荔枝、网易云音乐相继遭到了各大应用商店的下架,其原因正是由于产品涉嫌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等违规内容。


语音直播不需要露脸,一方面虽然降低了用户的门槛,而另一方面也为部分用户利用声音传播软色情等内容提供了条件,此前在音频领域受到众多用户欢迎的 ASMR(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就曾因多次涉黄最终遭到政策的打压。


语音直播领域的开发者也应该更加关注提高平台对于直播内容的审核机制,从而避免产品出现违规的问题。


本文由七麦研究院专栏作者【13】原创,转载需联系七麦研究院获取授权,七麦研究院有权向非授权转载追究责任。

收藏

相关推荐